陈索索说她还想回丽江

但不是今年。陈索索在苏州呆了三年,她看腻了江南水乡,考研选择了北京,想看看银装素裹的紫禁城。作为激励,她准备明年毕业再来丽江,由云南去尼泊尔,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。很多人羡慕她,她却说自己只是在做想做的事。

陈索索第一次来丽江是2015年高考毕业的暑假,和三五好友坐了很久的火车。第二次是2016年,她在客栈做了一段时间的义工。她喜欢丽江,喜欢这里的天空,像加了滤镜一样湛蓝;喜欢晒着这里的阳光,在午后发呆;喜欢这里的猫猫狗狗,羡慕它们惬意而慵懒。更喜欢忠义市场,得空了就去那里买上许多水果,就算什么都不买,逛上一圈也让人感觉愉悦。

“不同于大研的繁华喧闹,也不同于束河的清幽安静,这里充满了色香味和人情味”在陈索索眼里,这不仅仅是一个农贸市场,更像是丽江这个城市独特的产物。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的总导演陈晓卿也曾说过:“一座城市最吸引我的,从来不是历史名胜或者商业中心,而是菜市场,一切不逛菜市场的城市旅游,等同于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。中国太大,经济高速增长,让许多城市的外观大同小异,只有在菜市场,还能从一些地域性的产物上,分辨出各自不同的风貌。”

早市买花 午市买菜

若适逢某天起早,凭着突来的兴致,踏着晨光,一路走走停停就逛到了忠义市场,不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见。卖花的店铺刚刚营业了,买一束鲜花,不管什么样式风格,一大束捧在怀里,心情都跟着舒畅起来。卖花的大姐总是乐乐呵呵的,两元一支的玫瑰,五元也能买到三枝。“今世卖花,来世漂亮”,真是巧了,大姐说她刚好在手机里看到这句话,笑的合不拢嘴。买完花,也不急着买菜,先回家找个花瓶,修修剪剪,置于屋内。有了花,突然就有了生气,每个角落看起来都十分可爱了。

有人才从花店刚走,客栈的工作人员就来了,像往常一样,买上好多玫瑰去布置客栈房间,为情侣们制造浪漫温馨的氛围。

临近中午买菜的人开始多了,各式各样的菜被带回无数人的家,成为餐桌上的美食。新鲜的食材,无须复杂的程序,简单烹饪之后便是美味佳肴。当季的樱桃鲜艳欲滴,汁甜肉厚,等待着有缘人。菠萝、杨梅、葡萄、芒果…..扫眼望去,心生欢喜。这世上再不喜欢水果的人,看见这个景象,怕也会多瞧上几眼。

还有许多路边的摊贩,没有固定的摊位,卖的东西少却也精致可爱。有蜂蜜,有核桃,还有刚采下的各种菌子,全是自家产的,丝毫不必担心农药残留。

还有一件趣事,全国各地,卖花有花市,卖水果也有卖水果的去处,在忠义市场花和水果一起卖,却是一件相得益彰的事情。买多了水果,老板还能送上一支鲜花,“鱼与熊掌”兼得。

人情味浓,烟火气足

在忠义市场能买到的蔬菜瓜果,都能在超市买到。但是还是有许多人,辗转去到忠义市场,为的就是买到称心如意的食材。古城周边许多客栈、饭店的老板都是这里的老主顾。长久的交往,使得他们衍生出一种难得的默契,长长的购物清单还没列好,市场老板就已经联系你,省去苦苦思索的功夫。

经常去超市的人都知道,水果蔬菜都会提前打好标签置于货架上,供人挑选,价格说一不二,容不得半点更改。超市的工作人员,礼貌而疏离。你也许会觉得市场拥挤,来来往往的人流,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,有讨价还价的,有问候寒暄的,总之永远不会安静下来,但这也是它最迷人之处。古龙曾说:如果有人一心想寻短见,就带他去菜市场。大概就是因为那里永远是热热闹闹的,将孤独隔绝在外。五颜六色的瓜果蔬菜,让人想起春天。

久而久之,驾轻就熟的顾客来到这里,免去毫无目的的闲逛,直奔某一个摊位,像拜访一位熟稔的朋友。这就是在买菜间隙聊出来的情分,家里有喜事,也不忘捎上一份喜糖,散散碎碎一边买菜,一边聊着家长里短。

一面尘世,一面天堂

顺着忠义市场往外走,就来到了大研古城的一个入口。一脚踏入,仿佛从烟火味极重的尘世,步入天堂。

丽江人爱花,古城的家家户户几乎都有花,路边是花,墙上是花,屋檐上还是花,叫的出名的叫不出名的,一簇簇,一树树,每个时令都有盛开的芬芳。古城有大大小小几十座桥,大街小巷蜿蜒曲折,尽头处总有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这二者却并非俗与雅的对比,相反,这二者是一个整体,相互区别,相互衬托。它们都是丽江的一部分,早已融入这片大地的血肉之中,非要说爱谁更深一些,还真得不出答案。

一方水土,一方人民

丽江的景点很多,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也有智慧人民的独具匠心。忠义市场是个独特的存在,它由丽江人的聚居而成,存在已久,无数人在这里来了又走。许多人提到丽江,想到的是雄伟的玉龙雪山,历史悠久的茶马古道,却鲜少提及忠义市场。

代表丽江的景点有很多,但是能代表丽江生活状态的非忠义市场莫属。告别农业时代,只有在这里依稀能感受到,丽江人认真生活的韧劲。

就如陈索索说的一样,在这里才有真正生活的味道,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。或许这也是许多人对丽江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,它向众人展示出一个未经渲染的,最接地气的丽江。

分享这篇文章!

相关热门点击